相互理解的重要性:安彦良和访谈(三)

相互理解的重要性:安彦良和访谈(三)

作者:酱牛腱

封面来源:安彦老师给Anitama的签名

2016年3月20日下午,第六届北京大学·明治大学动漫文化高端讲座于北大外国语学院举行。演讲嘉宾为日本漫画大师,同时也是著名动画人的安彦良和老师,演讲主题为《作为亚文化的动漫》。讲座官方repo共分三篇,可点击下面链接进行访问:1.背阴者、2.山野草、3.大历史。而安彦老师也接受了Anitama的专访,经历半年漫长等待后终于放出。在此要特别感谢本次讲座协办方北大元火动漫社的大力支持。本篇为全三篇访谈的第三篇。

——您上一期提到漫画的表现更自由,个人色彩也更为强烈,但是动画的受众规模会更为庞大。您作为创作者,对于不同媒体平台的创作的优势劣势是怎么看的?

安彦 影像有电视、电影、影碟,包括现在的网络播放等多种形式。但最基本有一点就是,动画不能学漫画那样“卖不出去也无所谓”,这句话说出去是要完蛋的(笑)。没人会让不在乎销售成绩的人做动画,所以说我们会根据媒体来定销售目标,比如拍电影的话目标就是某个票房数额为,这些问题是必须要考虑的。然后在这个过程中就会出现和创作者战斗的对手,比如说电影发行商或是赞助商。但是创作者获得了这些人的帮助之下,影像所发挥的影响力才能压倒性地增强,获得成功时的成就感也更高。当然了,失败时的压力也很恐怖(笑)。所以说,漫画归漫画,影像归影像,各自有各自的特性和优劣。

——非常感谢。接下来的问题想请您谈一下敢达。阿姆罗所处的位置让人不得不想起所谓的亚文化对国家,亚文化对主流文化的图式,所谓的小孩对大人的反抗。一方面夏亚看似是个大人,但依然留有很强的孩童般的情结。您对这种孩童对成人,亚文化对主流文化的对比是怎么看的?亚文化有没有可能像孩童成长为成人一般,有朝一日成长为主流文化?

安彦 亚文化实际上并没有成长为主流文化的必要,有主必然就会有次,亚文化不会因为成长而消失。但是亚文化和主流文化之间的分界边际本身确实是很暧昧的,也在时刻发生变化。比如说摇滚,过去是“坏人”玩的音乐(笑),带有反抗性的音乐,但是现在的摇滚音乐已经不会去刻意摆出反抗的姿态,因为现在已经没有这样的必要性。无论从好的意义还是坏的意义来说,摇滚都已经和社会混合为了一体,这就是一个主流化的过程。界定一种文化的边际可能会发生改变,但是主流不会和非主流发生逆转,亚文化也没有必要去转换成主流文化。

然后谈一下反抗的问题,我这个说法或许有点争议,我觉得儿童对于成人的反抗这一点和敢达的主题其实是没有关系的。在Z敢达中我只负责了角色设计,卡缪·比丹就是一个反抗意识非常强的少年。我做了人设,读过分镜,然而没看过成片,因为我讨厌这样的剧情,所以没看。Z敢达把儿童的反抗以一种非常诡异的形式进行表达,我觉得那是富野氏非常失败的一部作品。又阴暗,又奇怪,也正因如此富野监督之后才会用电影重制。虽然电影我也没看,但据看过的人说,阴暗的地方得到了改善。所以我想TV拍成那样也不是他的本意,只能说Z敢达是一部不幸的作品。而提到儿童的反抗,比如说初代敢达中,阿姆罗父亲的人格有点问题,后半索性疯了,母亲也处于一种无法交流的状态。这些部分或许会让观众觉得两代人之间存在对立。结果媒体把这种所谓的“对立”拿出来大书特书夸奖有加,这造成富野氏自己都误解了这一点。原本阿姆罗与父母之间的问题是交流的不顺畅,并非反抗。他们之间存在隔阂导致无法相互理解,而代沟只是导致他们的隔阂更为深化。但是,即便是朋友和恋人同样也会有无法相互理解的情况。误解是必然会发生的,既有幸福的误解,也有不幸的误解。初代敢达这部作品的主题正是无法相互理解的重要性。而作品中所刻画的与无法相互理解截然相反的概念——“超相互理解”,那就是新人类。虽然原理不明,但是哔哔一个,就互相理解了。但这个新人类的概念也被媒体误解了,这个概念包括预知能力和灵感交流在内,实际上都是被刻画作为无法互相理解的对立面,这是富野氏非常了不起的构想。然而构思出这个创意的本人却因为遭到媒体的捧杀与误导,导致他自己反而产生了误解,把反抗置于相互理解之上,于是才做出了Z敢达那样的作品。所以说我觉得反抗并不是初代敢达的主题,这是我的想法。

无法相互理解尽管是一件非常悲伤的事情,但有些情况下,也会有人主动拒绝互相互理解,比如说现在的ISIS也是一样,他们根本就拒绝对话。而夏亚也是一个拒绝了相互理解的人,他的目的只剩下复仇。所以他首先杀了卡尔玛,明明他们看起来是一对好友。在“你算计我,夏亚!”那一幕,有些人不明白夏亚为什么非要杀他不可,那确实是很难明白,因为一个脑中只有复仇的人本就是无法被他人所明白的。这是非常孤独非常寂寞的事情,夏亚对人的憎恨导致他放弃了相互理解。所以你们的问题里提到说他非常孩子气,确实是这样,放弃了与他人的交流与理解也就是拒绝长大,拒绝成人。这本来是非常负面的思想,问题是他长得太帅,这导致续篇作品简直把他当主角一般处理。把一个负面的人非要刻画成正面的形象,这种故事是不可能成立的,所以我基本不看之后的敢达系列作品。

——非常感谢您的解释。最后,难得您来到中国,请给中国的粉丝,包括敢达粉和您的漫画粉说几句吧。

安彦 好的。说到敢达粉,这实际上是非常广泛的一个概念,刚才虽然我说了Z敢达的坏话,但是Z敢达的粉也是敢达粉,我肯定不想伤害他们(笑),所以本来我会尽量控制自己不说出前面那些言论,但是我知道读者各位都是很核心的粉,我相信我说坏话你们也能挺得住(笑)。大家能从喜欢广义的敢达,这跨越了文化差别的热爱让我非常高兴。但是其中让我有些悲伤的就是,有人知道独角兽,知道Seed,却不知道初代。这样的年轻人实际上还不少,我也听说过很多中国人是从Seed开始看敢达的,所以我很希望大家也能看看初代。不过虽然我希望大家能看,但毕竟是三十多年前的作品,给现在的年轻人看,肯定会有人嫌弃太寒碜。说来这一点也是日升的社长很在意的,啊不对,已经是上上任社长(吉井孝幸)了。他拿敢达往外国卖的时候就很担心这样的古老作品没法拿给外国人看。虽然据说在西方初代敢达很有人气,但是另一方面自然也会有担心。所以说我才画了ORIGIN,而现在又在拍成动画。估计将来正传部分会全部拍成动画,虽然不知道我的寿命能撑到什么时候,但既然日升表示想做,那我也希望能够把ORIGIN作为新的初代敢达来展现给大家。当然作品引进中国可能存在一些障碍,我也不是很清楚中国的粉丝们是用怎样的形式在观看敢达作品。

——(解说了中国目前的在线正版收看形式)

安彦 原来如此,我是个不怎么了解网络世界的老年人。你说在线网站其实我也没法想象是怎样的情况(笑)。刚才所说的障碍我本来以为很难跨越,现在看或许其实很松?这点我不是特别清楚。

——那么我们来谈谈您的漫画创作,除了敢达粉外,中国也有很多您的漫画的粉丝,而您的漫画题材也涉及很多中国背景,您今后还会继续创作以中国为背景的作品吗?

安彦 我年纪也大了,再加上有ORIGIN的工作,一定长度的漫画作品都需要三五年的时间,所以恐怕我不会再有新的长篇作品了。现在我正在画以日韩合并,日俄战争之后的背景为题材的故事《天之血脉》,我想这或许就是我最后的漫画作品了。日本和韩国,和中国间的关系都是非常重要的题材,我的作品中也多次拿来作为背景。这其中包含有很多复杂的问题,而这些问题至今依然还在持续,无论是日中关系还是日韩关系都存在大量问题。关于这些问题,我身为作家是有话想说的,为此我过去一直有在作品中表达意见。而实际上我看到现在的政治形势和某些言论,心里是有点着急的,因为里面有太多令人遗憾的事情。虽然大家嘴上都说日中友好,日韩亲善,但实际上是说一套做一套。所以我作为漫画家,哪怕只是一些很微小的工作,如果我能给目前这种负面的状态来做出一些贡献,这会让我很高兴。之前我提到过,人和人要互相理解都是那么难,国家与国家要互相理解理所当然是更难的。但是如果直接拒绝对话,简单下结论说“中国就是敌人”,“韩国就是招人嫌”,那就到此为止了。剩下的只有憎恨,为了发泄憎恨就只能攻击他人。所以说谢罪和道歉固然重要,但光有谢罪道歉肯定不行。实际上这些年来我们都看到了,日本人已经烦了,“我都道歉这么多次了”。所以说真正重要的还是通过行动进行相互理解,通过行动对憎恨进行消解。

——您说得太好了。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安彦 谢谢。

(完)
相互理解的重要性:安彦良和访谈(三)

本文仅供Anitama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