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口述:我和小叔的不伦之恋

我出生在被称为“小江南”的汉中,我们那个村子绿树掩映,风景如画,只是很穷。很小的时候,我就听小叔讲,要走出这个村子只有读书一条路。小叔大我7岁,在我记事的时候,小叔就叫“第一名”。小叔是我心中的骄傲。

我10岁那年,小叔考取了省城一所名校,这轰动了整个村子。送小叔上学的那天,小叔摸着我的头说:“陶陶,小叔不能辅导你了,你自己要用功啊!长大了,考到西安,跟小叔一起。”

我一直盼着长大,然后到小叔所在的城市。15岁那年,我的父母、奶奶烧窑时,身陷火海,再也没有出来。我成了孤儿,小叔是我惟一依靠的人。那时,小叔刚参加工作不久。他擦干我的眼泪,拉着我的手来到了古城。

小叔在银行上班,单位分给他一套二居室房子。第一天晚上,小叔和我进行了一次长谈。小叔说:“陶陶,你不要有思想包袱,用心读书就行了,小叔的,就是你的。”没过几天,小叔给我找了一所不错的中学。

这之后,每天晚上下班,小叔都要骑自行车接我回家,回到家里,小叔还要辅导我功课。我那时英语成绩不好,小叔一点点地教我,使我的英语成绩有了很大的提高。

在我读高中时,有一个清秀的女孩追求小叔,小叔拒绝了。我的心有些忐忑不安起来。有一天,我忍不住问小叔,你为什么不谈朋友?小叔说,他要找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孩。听了这话,我心里有些发酸,我问他,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孩是什么样子呢?小叔笑着看着我,说,就像我陶陶这样的。

后来,我被西安一所大学录取了。开学后,小叔照样每天来接我,自行车换成了摩托车。小叔说,不能让天之骄子失面子。“陶陶,你真幸福,每天都有帅哥来接你,”同学们经常这样说,“你那男朋友真好。”情感口述:我和小叔的不伦之恋

我从来都不辩解,心中还有一丝窃喜。大二时,有男孩追我,写些情意绵绵的信,我把它们扔进垃圾筒。一天,我一人呆呆地坐在校园的石凳上,淋着细雨,脑子里全是小叔,他优秀,事业有成,为什么不见他为女孩动心呢?他27岁了,为什么还不开窍呢?他在等谁?他说过,那个世界上最美的女孩跟我一样,难道……当我产生这个想法时,我狠狠地打了自己一个耳光。

国庆节前一天,小叔要带我登华山,我高兴极了,跟小叔在一起是我最快乐的事。那是一个星星落满眼底的夜晚,小叔拖着我的手随着登山的人群一步步前行。在险要的地方,小叔搂住了我的腰。第一次靠小叔那么近,第一次闻到充满阳刚之气的男子气息,我竟有些飘飘然,漫长的登山路竟然不觉得累。

凌晨5点,我们登上了顶峰。小叔指着天穹说,有一天,小叔要带你登火星。我认真地说:“如果我不幸掉下去了呢?”小叔脱口而出:“我就跳下去,陪你!”顷刻间,幸福的暖流一股股涌来,我的泪夺眶而出。     我让小叔吻了我,小叔捧着我的脸,望着我的眼睛,深情地说:“陶陶,我不知道,我对你的爱,是一份什么样的爱。你美丽纯洁、心地善良,浑身洋溢着青春气息,这些都吸引我。我没有谈朋友,只因我心里一直有你,我要照顾你,哪怕是一辈子不结婚。陶陶,我是不是很猥琐,我是不是心理变态?”我的手指轻轻压住了小叔的嘴,我说:“我也爱你,这爱早已超出了亲情之爱,只有你,才能打动我的心。”小叔听后,又紧紧抱住我,直到红红的太阳探出了脸。

从华山回家后,小叔再也不敢看我的眼睛。人也变得瘦了,憔悴多了,我心疼极了,我常想,难道山上发生的一切都是梦幻?

我21岁生日那天晚上,小叔做了许多我爱吃的菜,我们喝了不少酒,都醉了。我邀他跳舞,在不到20平方米的客厅里,我们一直跳到凌晨。我要小叔吻我,他只吻我发,我的颈。我突然神秘地说:“闭上眼睛,我送你一件最完美的礼物。”

说完,跑进房间,把自己脱得一丝不挂,然后走到小叔面前,当他看到赤裸的我时,眼睛睁得大大的,然后突然转过了身,我说,我是真心的爱你,不要多考虑什么。你说过,你是就是我的,我的也就是你的。我求他不要疏远我。

看小叔无动于衷,我噗通一下跪在了地上。终于,小叔转过身,默默地把我抱起来,放在床上。事后,他抱着我哭了,他说,我对不起哥嫂,对不起我,他不是人。他用头去撞墙,血流在床单上,我抱着他的头哭喊着,我是自愿的。

清晨醒来,小叔不见了。只见书桌上放着3000元钱和一张便条,上面写道:“陶陶,我不配做你叔,你回老家一趟吧,给爷爷、奶奶、爸爸、妈妈烧一炷香,我是无脸见他们了。”

我从老家回来后,小叔又消瘦了许多,他还不停地在抽烟,太憔悴了。我心疼地扑进小叔怀里,小叔摸着我的脸说:“你黑了。”接着说,今天,我们不做饭,到外面去吃。吃饭时,他告诉我,他已经申请到下面县里挂职锻炼。

我知道,那是一个边远县城,条件相当艰苦。我哽咽着说:“小叔,你太委屈自己了。”回家的路上,小叔拿出一张卡放在我手上说,这里面是我们的积蓄,你拿着该怎么用就怎么用,密码是你的生日。开学你就是大四生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拿着卡,我的泪汹涌而出,我紧紧地抱着小叔,我是多么地不舍,但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大学里最后一年,我把生活安排得丰富多彩,我跟同学们蹦迪、郊游、开派对、做家教、做推销员,我尽量让自己走进新的人群。可是,我再怎么努力,都找不到新的感觉,小叔的形象像一棵大树深植在我心里。

毕业了,小叔托人帮我联系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但我不能接受。留在西安,这样会害了小叔,小叔30岁了,还没有一个家。我只好逃离,那样,小叔会调回西安,说不定会有一个幸福的家。到那时,我会回来的,小叔依然是我最亲的人。

    A+
发布日期:2016年11月02日  所属分类:情感
标签: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