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之夜 闹洞房的我被他朋友轮流性侵

新婚大事,按照传统习俗,闹洞房是必不可少的,大家热闹一堂,嬉笑欢腾,想来也是一桩美事。可是如今很多地方闹洞房越来越低俗,甚至还有些人对新娘趁机揩油,猥亵身体,总不能忍吧。闹洞房,也得讲文明,也需要有底线。我五一结婚时险些遭老公那一帮坏哥们儿集体扒光,不堪受辱,幸亏我狠咬了一个男人的胳膊,他们才松手罢休。

我和刚是前年认识的。我和妈妈在工地做饭,他做钳工。他长得很帅气,人也腼腆,平时少言寡语,每次打饭,见了我竟然害羞,也从跟我搭话。这让我非常喜欢。他跟别的民工不一样,有些男人,总是挑逗我,说些不三不四的话。唯有刚本分老实。我注意观察了他很长时间,他还有一优点,就是不跟那些民工一样闲了没事就去逛窖子。他喜欢看书,也喜欢静。每次停工,别人都去逛大街,他独自躺在工棚里看书、读报、睡觉。我偷偷看他几次了。工棚离我们灶房不远。我去厕所时,必须经过他宿舍,有时透过玻璃,或者门缝,都能看到他的与众不同。

也许是女孩子大了,容易变得多情。我特喜欢刚。后来,我就偶尔主动跟他搭讪,还偷偷给他碗底多放肉,他知道后,只是给我投以微笑。就这样的关系,保持了大概一年多。妈妈似乎也看出了我的心思,妈妈也非常喜欢他。因为刚很勤快,妈妈求他办事,他从不推辞。妈妈便问起刚的家事。刚也说实话,他说家里比较穷,有一个姐姐已经出嫁了,就嫁在本村。

他自己是高中生,当年高考前生了一场大病,耽误成绩,考试没考好,离分数线相差很远,想要补习,得出3000元的补习费。家里当时为他治病花了一万多。还是东凑西借的。3000元对他们家说,那就是天文数字。刚主动提出不读了,那年他18,就外出打工。先是跟着村里的工头干活,三年时间还学会了钳工。后来,那工头赔了钱,不做了,又给他介绍了一家。便来到这里。

我自己从16岁开始,就跟着爸妈外出打工了。我们全家都在工地。爸爸做体力活,我和妈妈做饭。已经跟这个老板五六年了。我长得虽不漂亮,但自认为还可以。自从我的那心思之后,妈妈就有意让刚跟我交往,闲了的时候,还让我去看看刚干活。总之,妈说刚内向,要想跟刚在一起,我必须主动出击。我听妈的,我就跟刚正式表白了。刚很高兴,他说也很非常喜欢我。

认识一年,又恋爱了一年。我已经24岁了,比刚大一岁。我再大些,就不值钱了。妈妈,就暗示刚跟家里商量一下,娶我过门。还专门在外面给我俩租了房。刚的父母也都答应了,还专门来工地看了我,还跟我妈商量了好多事。去年春节,刚首次领我回到了他老家。

那天,他们家很热闹。都要看看刚找的外地媳妇长啥样。我不那么出众,但自信还是能上台面的,在村里并没给刚丢了面子。刚父母对我都很热情。那时候,准公婆已经承诺天气暖和之后,给我俩帮喜事。说还要为我们收拾一下新房。我说不用了,反正,今后也不常来家住。会共同努力在外面买房。准公婆还说,自己家是家,外面家也是家。他们家人对我特好。我感觉很温暖。爸妈知道这个情况后,也很高兴,觉得他们没有看错人。刚自己也非常吃苦头,不仅有些文化懂礼数,关键是品德和人性都不错。
新婚之夜 闹洞房的我被他朋友轮流性侵

五一时,我们结了婚。就在结婚当天,刚也叫了同村一起长大的小伙伴来喝喜酒。其实,刚跟他们并非一路人。他人内向,在外读书时间长,毕业后又直接去打工了。每年在家的时间其实很短,很多同乡办喜事,一般都不叫他。他跟村子里的小伙伴像是两路人,可是结婚是头等大事。是得热闹热闹,他只好大大方方的喊人家来喝喜酒。毕竟,还有几个不错的,毕竟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

那天,村子跟他年纪相仿来了一共十五人小伙子,大多都已经结了婚。他们非要给我们闹洞房。我之前,也知道有这个习俗。我们那里也有。不过,那天,他们一帮人很不规矩。我那天穿的薄,穿着旗袍礼服,我感觉有人伸进了裙底,摸我。有的还扯破我的丝袜,有人还摸我的胸。我想,闹洞房身体接触肯定是避免不了的。我也别太小气了,只好强忍着。可随后,他们见我没反抗,越发大胆了。几个人,将刚推到沙发上,让刚扮丑。

另外三四个男人,把我压在床上,掀起了我的裙子,公然的摸我的大腿。我实在受不了。我生气的问他们要干吗?他们竟然说要好好调教调教我,说怕刚不懂事,误了我的好事。他们越说越出格,越做越下流。而在一旁的刚子并不知道,我在这边受辱。我只好自救了。就在一个男人,压住我两条手臂让我不得动弹,另一个男人给我穿鞋时。我就转头狠咬了那个男人手臂,绝不松口。他们只好放开我。等她们不在动我之后。我才松开那个男人,差点儿将那块肉,给他咬下来。疼在他蹲在地上,哭喊,可毕竟是我家,他不敢怎么样。我说,你们都给我滚出去,你们就是一帮流氓。刚也起身,问我怎么了?我说,他们讨我便宜。     毕竟是同一个村的,毕竟是新婚夜。刚不好意思发作,劝他们都离开。事后,我才说,他们这些人不老实。刚知道我受了委曲,安慰我说,别太介意了。农村人大都是这样。他向我道歉说,后悔让他们来喝酒。我知道,刚的性格。他心里也很憋屈,也很自责。再说并不是他的错。我没什么。我想得开,这样轻浮的男人,我见多了。每天在工地上跟一大帮老爷们打交道,如果没这点对付色狼的本事,我还不被吃了呀!     如今新婚过去一个月了。我和刚也回到了工地,我们住进了妈妈为我们准备的出租屋。工友们也都祝福了我和刚。闹洞房所遭遇的那点事,那点阴影,早已烟消云散了。不过,只要想起来,想起那帮男人丑陋的嘴脸,就想呕吐。他们就是欺负刚软弱,他们也太低估我了。想吃老娘的豆腐,没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