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itama新声:悄悄地卖腐,打枪的不要

Anitama新声:悄悄地卖腐,打枪的不要

作者:谢枫华

封面来源:《我太受欢迎了该怎么办》

秋叶原开了一家专为动画爱好者服务的美容室“OFF-KAi!!”,还请到著名插画家深崎暮人设计了官方角色形象。

这家美容室在官方网站上介绍了他们的主旨:大家有没有妄想过,有这么一家美容室,美容师都是宅男,里面整天放着动画歌曲,接受服务的过程中也可以聊动画和游戏的话题,可以看着动画人物的头发讨论自己的形象设计……“OFF-KAi!!”就是为了实现大家的这一梦想,以“阿宅友好型”为宗旨,为了阿宅、由阿宅开设的、属于阿宅的一家美容室。

Anitama新声:悄悄地卖腐,打枪的不要

“OFF-KAi!!”店主茂木贤太在个人介绍里称,他喜欢的动画是《草莓棉花糖》、《A-Channel》和《玲音》。这个名单报得既无跟风之嫌,又不会显得过于高冷,实在是非常地巧妙。

Anitama新声:悄悄地卖腐,打枪的不要

店内摆满了漫画书,墙上也挂着动画角色的挂画。不知道在这样的环境里接受服务,是会更加放松呢,还是反而感到尴尬。

Anitama新声:悄悄地卖腐,打枪的不要

在独特概念的包装下,“OFF-KAi!!”的服务价格也比一般的街头理发店要贵一些,不过不算特别离谱。至于这个价格划不划算,就见仁见智了。

Anitama新声:悄悄地卖腐,打枪的不要

(http://off-kai.com/)

如果在国内也开设这么一家别出心裁的美容院,不知道能不能被市场接受呢?

至少对我来说,比起造型总监叫Tony老师还是桐人老师,我更关心他会不会絮絮叨叨地推荐我办卡。


为《海格力斯的荣光》系列、《MOTHER3》、《星之卡比》系列等著名游戏创作音乐的游戏音乐作曲家酒井省吾在推特上感叹,像他一样在1960年出生的一代人,如今已经是知天命之年,再过十年就要退休了。到时候,这一代人所掌握的隐性知识和经验等难以成文的丰富遗产,可能会面临后继无人的危险。酒井意识到,今后必须得有意识地致力于传承给下一代人。

在电子游戏的早期,游戏音乐人们探索出来的用原始的音源作曲的技术和表现手法,是非常珍贵的财富,值得好好留存下来。但是问题在于,如果没有人来请教酒井,酒井就不知道晚辈们想要知道的到底是什么。因为这些东西对他来说已经太过理所当然了。所谓隐性知识,指的也正是这种身在其中反而意识不到价值所在的知识财产。

Anitama新声:悄悄地卖腐,打枪的不要

(https://twitter.com/Shogo_Sakai)


NHK将在2018年播出的大河电视剧《西乡殿下》在今天举办记者招待会,脚本家中园美保在招待会上称,林真理子执笔的原作小说中的西乡隆盛的形象和迄今为止对西乡的认知完全不同,小说中充满了各种各样的爱,有西乡和岛津齐彬的师徒之爱,有家族之爱,有男女之爱,还有Boys Love。

Anitama新声:悄悄地卖腐,打枪的不要

(http://eiga.com/news/20161102/17/)

脚本家公然说出“Boys Love”这个词,令在座的媒体记者一时嗔目结舌。NHK的总制片人樱井贤将作品中的BL要素理解做“对自己尊敬的人怀有一种近乎恋爱感情的敬意”,表示大河剧中要怎样表现原作里的BL成分,还请各位观众期待。

Anitama新声:悄悄地卖腐,打枪的不要

(http://news.mynavi.jp/news/2016/11/02/273/)

各媒体网站在报道记者招待会时,也将“BL”二字写在标题里,吸引读者眼球。

虽然历史一直是BL创作的热门题材,也确实有一部分观众在以BL的视角观看大河剧,但是官方如此堂而皇之地把BL当做一个卖点,却引发了包括腐女群体在内的网友们的争议。

漫画评论家三崎尚人指出,BL杀必死这种东西,你故作漫不经心地塞进去,那是上策;刻意加进来给人看,那是中策;但是播出之前就大张旗鼓地说出来敬请期待BL,那就是下策中的下策了。

Anitama新声:悄悄地卖腐,打枪的不要

(https://twitter.com/nmisaki/status/793702519994068992)

作家秘书安达裕章也觉得,你要悄无声息地加点BL进去调味,那随你怎么做都好。但是在记者招待会上这么说出来,恐怕就有些不合适了。

Anitama新声:悄悄地卖腐,打枪的不要

(https://twitter.com/adachi_hiro/status/793678376749834240)

一些网友也对官方的这一宣传表现出了反感,认为BL不是用来做宣传的,而是要让观众自己去发现,才有乐趣。更有比较激进的网友认为,《西乡殿下》这种“嗟来之食”的做法,是对BL和腐女们的轻视。

与此同时,被《西乡殿下》的宣传吊起了胃口而感到兴奋的网友也大有人在。不少网友看到NHK的国民级节目如此公然把BL当做卖点,感到曾经见不得人的兴趣如今也登堂入室了,不由喟叹世事变迁。


一位自称是动画人的网友@hoke_hokke 在推特上抱怨工作辛劳、收入低廉、前途无望。她的推特发言中提到自己想要参加《黑骸》的庆功宴,结合她的其他发言,推测此人应当是P.A.WORKS的动画。

这位网友在半年前加入所在的工作室,在结束了三个月的实习期之后,在今年7月正式签约成为动画。入职后第一个月的收入扣除住宿费、交通费等,实际到手的收入只有一千日元。经过三个月的努力,10月画了500张动画,到手收入终于达到了67,569日元。

Anitama新声:悄悄地卖腐,打枪的不要

@hoke_hokke 抱怨动画部门在公司内受人轻视,铅笔和橡皮都要自费购入,也没有机会参加自社作品的庆功宴。如果干到第三年还无法升为原画,甚至每个月还要向公司缴纳6000日元,当做借用公司作画桌的租金。

Anitama新声:悄悄地卖腐,打枪的不要

Anitama新声:悄悄地卖腐,打枪的不要

这位网友更嘲讽公司大人物教导他们,说公司在县内是知名公司,出去和别人提起大家都知道,所以在外面要谨言慎行。然而当地开烤肉会的时候,外面的人却和她说“你们做动画的穷,平时估计吃不起像样的东西吧,今天可以敞开了吃哦”,令她失笑:家丑远扬,路人皆知,这算是什么县里有头有脸的公司。

Anitama新声:悄悄地卖腐,打枪的不要

这位网友的推文被几家营销博客转发之后,引发了业界内外的关注。她匆匆留下一句“我还活着”,随即注销了推特账号。

虽然业界内外不少人为这位网友的遭遇感到愤慨,但更可怕的是,从其他业内人士的发言来看,@hoke_hokke 所受的待遇虽然不算好,但在动画业界还不是最差的。

作画嘉手苅睦问了几名同行,发现很多人在动画~原画阶段都被收过坐席租金。他那一代没有这种规矩,感到自己已经算是幸运,可见整个业界风气都近于黑暗。

Anitama新声:悄悄地卖腐,打枪的不要

(https://twitter.com/kadhich/status/793717748027170816)

从@hoke_hokke 的发言来看,P.A.WORKS的动画单价和多年前一样,还是200日元。然而换到别家公司,单价最低的只有90日元。

Anitama新声:悄悄地卖腐,打枪的不要

(https://twitter.com/haaagin/status/793729123931742208)

另一位同行角田悠之前和@hoke_hokke 交流时也说起,Go×××ds的动画单价是100日元左右。

Anitama新声:悄悄地卖腐,打枪的不要

(https://twitter.com/tunoharu0628/status/793065647617875968)

整体环境如此恶劣,以至于素来口无遮拦的铃木俊二和柴田胜纪等人,在批评P.A.WORKS的时候都难得地嘴下留情了。

铃木俊二认为,P.A.WORKS向做到第三年的动画收坐席租金,这一点他可以理解,是逼迫动画提高技术水平、增加产量,但只怕这样下去,会有人为了多赚钱而不负责任一味求多,而且到时候肯定是有能力的人最先辞职。况且,动画月收入本来就只有6万日元,你还要拿走人家十分之一的收入,给人家增加的负担也太大了。

Anitama新声:悄悄地卖腐,打枪的不要

(https://twitter.com/moja_cos)

Cindy Yamauchi认为,动画做到第三年还当不上原画,那以后再努力也无法成为原画了。向这些人收钱,实质上是在强制性地要求他们审视自己——说白了,就是逼他们赶紧辞职。

Anitama新声:悄悄地卖腐,打枪的不要

(https://twitter.com/cindy560a/status/793736520683302912)

但反过来说,这种把动画只视作成为原画前的准备阶段的做法,也很不尊重动画这一职种。毕竟我们最终在屏幕上看到的,不是原画、不是Lay-out,而是动画们的劳动成果。资深的优秀动画,同样可以成为珍贵的人才。这种对动画的不重视,也是业内人士诟病的一点。
Anitama新声:悄悄地卖腐,打枪的不要

本文仅供Anitama发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本文的部分或全部内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