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为了达到性高潮,我上了不同男人的床

老公是脑外科医生,年纪轻轻就评上了副高职称,温文尔雅,无可挑剔,我不可能丢了他去爱别的男人。我俩没生孩子,家庭生活温馨平静。

我第一次找婚外性伙伴。源于闺中密友的启蒙。那次,她夜不归宿,让我出面为她打掩护,事后,女友答谢我。我劝她,要珍惜自己的好老公,以后别再玩火了,可她说只有在偷情时才能体会到高质量性爱。     听后我顿时瞠目结舌。虽然,我有过性高潮,但却从没试过一晚连续几次的性高潮。好友便因势利导指点我:你也太亏了吧,难道女人就不该有高质量的性生活?

自此,“高质量”就像一只认路的猎狗,在我脑海里盘旋。我赶了它几次,但最终它都不屈不挠地回来了,我的心开始野了。

初时,我试着去改造老公,按网络上和杂志上形形色色的“御夫”之术指引,我试了,却无效。在我屡屡暗示下,老公虽努力“配合”,但做得有点勉强。

最搞笑的一次,那天,我穿着真丝睡衣,站在阳台上对他招手,他却跟我说:“小心着凉,快去穿衣服!”然后,熟视无睹,径入书房上网了,我只好落寞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狠狠地吃了3块巧克力、一个苹果……

老公太麻木了,看来,要把一个人的习惯跟剥橘子皮一样剥下来是不可能的。当婚姻无法再给我满足时,我便需要一点跳跃的颜色。

没多久,我找到了第一个婚外性对象,他是我们公司的同事,一个帅气稳重的未婚男子。那晚加班,办公室只剩下我俩了,我邀他去吃夜宵,喝了点酒,他把我送回家,我让他上楼来,老公那天在医院做通宵手术……

我与他一番亲热后,初次偷食,自我感觉良好,享受了前所未有的刺激。又怕留下手尾,赶紧打扫“战场”,还喷了空气清新剂。我边清理房间,边自我解脱:逢场作戏,不算对不起老公的。

也许我天生是个可以把性和爱分开的女人,爱自己永远超过爱男人。
口述:为了达到性高潮,我上了不同男人的床

这段地下性爱维持了一段时间,在他有了女朋友后,我俩就心照不宣地分手了。现在他结婚了,我与他仍是同事,见到了还会互相打声招呼。

有了第一次以后,我很快又有第二次、第三次,终于体验到所谓的“高质量”的性生活了。     从生疏到熟练,我与不同的男人上床,渐渐地,学会了不问对方的真实姓名和职业,只在乎安全、健康并不在意他有没有房子车子儿子妻子。但最讨厌的是有些男人,喜欢自吹,炫耀他有多少身家、有多少女孩子喜欢他。这些男人特无聊,明明是想要女人的身体,却又希望你能对他有某种精神上的着迷,万一女人迷恋上他了,他又赶紧摆起架子把你吓走……

我遇过这种男人了,他是我的老同学。2006年春节,我回湖南娘家时与他相遇,见到我,他就不住地夸我漂亮、有气质。我也挺虚荣挺恶俗的,喜欢听男人的甜言蜜语,然后,再用肌肤之亲来验证。完事后,因为是老同学,我没像平日那样抽身就走,便与他聊了会儿。他向我大倒苦水,说老婆丑、没素质,脾气也不好,夫妻性事如何不和谐等等。

我马上制止了他的诉苦,因为彼此只是性伙伴。他急了,问我对他的感情如何?我实话相告,有了感情就会纠缠不清。他显得很吃惊,说我冷血,如此随便,最气的竟然还问我的老公是不是很“衰”?     我勃然大怒,马上背起包,把门一摔就走了,忽然间,我觉得自己好荒唐,已经有那么好的老公,干嘛还要这么做啊。     愧对老公,那段时间,我对老公出奇地好,不断地给他买好吃好穿的。他喜欢的牌子的衬衣,每件875元,我一口气就给他买了3件不同颜色的,又买了两条领带。老公看着账单好心疼:“你买这么多干吗啊?”我说:“你喜欢就好。”

我与老公似乎又回到了新婚的甜蜜期,我要洗心革面,重新与老公好好地过。但是,幸福甜蜜的生活只维持了短短一个月,我没有足够的毅力戒掉偷情的瘾。     我找到了自以为不错的模式自慰———那就是上网,化名去一些两性的论坛发帖子,有聊得来的加为好友,进行视频,或者互发暧昧短信。这种行为没有实际的身体接触,我觉得不算对不起老公。

时间一久,我发现,那种虚拟的感觉无法替代真实的相拥,所以,当一个叫“风之痕”的网友与我见面几次之后,我终于没能抵御住那份诱惑。在欲望和良心之间,我选择了前者。     场面一如以前的翻版,所不同的是,“风之痕”没有像我以前认识的那些男人一样,爱吹嘘,而是在当我走进旅馆的时候,他点起一支烟,冷静地告诉我:“我不管你结婚没有,也不问你的来历,希望我们明白成年人的游戏规则,你能接受吗?”他看我的眼光,

冷冷的,就像一次谈判,哪里像是将要进行的一次亲热。忽然,我觉得胸口堵得慌,接下来的整个过程,感觉索然无味。

一个星期后,有一个叫“我等你”的ID来加入我QQ,我加上了。聊了几句后,他就问我什么时候方便,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我回了一句“无聊”,他说:“别装了,谁不知道你寂寞。”我追问下去,才知道是“风之痕”介绍他认识我的。

我大怒,立刻在QQ上给“风之痕”留言,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很快就回复:“你是什么人,我就当你是什么人。”对着屏幕,我愣了一分钟,骂道:去死吧!然后,把他们两个都拉进了黑名单。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