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欲望的我饥渴难耐,夺走了未来嫂子的第一次

十八岁的时候,我偶然得知一个秘密,哥哥是父母抱养的。这让我年轻而叛逆的心十分嫉妒。哥哥聪明、帅气、听话,人见人爱。父母每天在我面前夸他,让我向他学习,才会有好的前途。

可我不那么认为,我觉得哥哥没父母说的那么好。我从小到大穿哥哥穿剩的衣服,用他用过的文具和书包,与他相比,我觉得自己更像一个抱养的孩子。面对这样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他争了我那么多的爱,我恨他,却又总想模仿他。

崇拜哥哥的女孩很多,经常有女孩子委托我把情书捎给哥哥。后来哥哥喜欢上了一个叫曼雅的女孩子,她清秀而美丽,我也特喜欢。为了她,我决定和哥哥和好,希望他们约会的时候能带上我。哥哥答应了,却并不是每次都带,他不带我的时候,我就偷偷地跟踪。

有一次,哥哥拉着曼雅飞快的来到一个拆迁的破房子里,他们躲在一个破旧的角落里,疯狂地接吻,哥哥的手在她的身上不停地游走,我看得面红耳赤,身体里仿佛有一股热流让我躁动不安。

可就在这个时候,曼雅抓住了哥哥的手,喘气说:“不行,这样不好。”哥哥问:“为什么?”“我还没准备好,妈妈告诉我说,女人最宝贵的东西一定要留到结婚那一天,”曼雅说。“我会娶你的。”哥哥说。任何哥哥怎样花言巧语,曼雅就是不同意。此时我心里涌起一股快意。
充满欲望的我饥渴难耐,夺走了未来嫂子的第一次

趁哥哥不在的时候,我对曼雅嘘寒问暖,渐渐地取得了曼雅的信任,我知道她是希望从我身上多了解哥哥。有时我故意给曼雅说一些哥哥的糗事,没想到曼雅却说:“真的吗?我并不介意你哥哥有这样的缺点,最好他的缺点多到只有我能容忍,这样就没有别人打他的主意了,好弟弟,你告诉我,是不是有很多女孩给你哥哥写情书。”我说是。曼雅的眼神黯淡下来。

有一天,曼雅眼睛红红地告诉我说:“有个女孩向我发起挑战,要跟我争你哥哥,她说她敢跟你哥睡,问我敢吗?”我很想告诉曼雅,我也爱她,会一心一意对她好。但是我不敢,我怕拒绝,更怕输给哥哥。     我只有违心安慰她,放心吧,姐姐,我哥只喜欢你。曼雅欢喜雀跃。可我哥很快要当兵了,他的梦想是做一名将军。想到要和曼雅分开好几年,他怕中间有别的变故,会耽误了曼雅,所以决定和曼雅分手。他不敢直接面对曼雅,他让我去说。

我没有告诉曼雅我哥的决定,倒是曼雅先问了我,她说你哥考军校,是不是打算和我分手?我说,不可能,哥哥说希望你等他几年,时机成熟就来接你。曼雅流泪了。她的眼泪刺激了我。一直以来我都特别关心她,可是她的眼泪没有一滴为我而流。

那个夜晚,我潜入曼雅的房间。我拉上窗帘,以防月光照见我。我吻她,她激烈地回应,她把我当成了哥哥。我不敢说话,用火热的唇堵住了她的嘴。我吻遍她全身,细心温柔地占用了她。事后她说,军,我爱你,以后我就是你的女人了,无论你走到哪里,都要带着我。我没有说话,拍拍她,让她睡觉。     我没有想到一时的冲动,竟完全摧残了一个女人一生的幸福。哥头也不回地走了,没有给曼雅打一个招呼。曼雅失魂落魄,她认定哥哥骗了她,然后一走了之。

然后很长时间,曼雅都没等来哥哥的任何消息。她不明白,那个晚上,哥哥要了她,为什么还这么绝情。她开始工作时分神,甚至一度精神失常,天天喊着哥哥的名字。出院后,她找到了哥哥的部队,找到哥哥的领导,对他们说:“我是张军的女朋友,今生非他不嫁。”

他们到底是结了婚。可是新婚夜哥哥发现曼雅已经失去处女身,他没说什么,只是深深的落寞。他们用法律捆绑在了一起,但各自并不幸福。

曼雅没有得到她要的爱,日益变得唠叨、神经质,哥哥渐渐有了别的女人,曼雅把哥哥告上法庭,哥哥被部队开除。哥哥回到地方经商,竟然很成功。成功后身边的女人更多了,曼雅死活不同意离婚,每次哥哥一提离婚,她就拿刀在手腕上划。

我现在已经不敢去他们家,怕看到他们的战争。因为我知道,这些都是因我而起,只要我不说出真相,他们之间的误会永远消除不了。我的心像上了重重的枷锁,今生不得安宁。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