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风流嫂子的一段故事

 我的表哥是做销售的,经常出差,而且一出去就很长时间,也正是因为表哥经常不在家的缘故,让我产生了觊觎表嫂的坏心眼,其实,我本善良,只是,我也是个男人,另外,我的这个表哥和我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这一点让我心里踏实了很多。

  和表哥表嫂一起住不是我的意思,却是我在执行,搬进来一个月了,和表哥没见上几面,却天天和表嫂一起同进晚餐。

与风流嫂子的一段故事

  表嫂子这个女人说漂亮吧也不是那么漂亮,说丑吧那又谈不上,但是,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表嫂这个女人很有股妖媚劲,那丰满的身段不扭则罢,走路一扭动起 来,那叫一个迷人那,每天晚上,我一合上眼就是表嫂在我面前跳脱衣舞的样子,那股骚劲,NND,真叫人难受,真叫爷们难受,死憋吧,不憋怎么办,毕竟她还 是我的现任表嫂呀。

  也不知道表嫂是不是寂寞了,那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她的腿就不小心地碰到了我的腿,还记得当时给我的那份触动,我是那么的敏感,我不可能不往别的方面去琢 磨,也许表嫂子也想呢,只是那层纸谁也没敢去第一个捅破,不过这事还是很玄的,万一我的琢磨是不正确的,那可真叫表嫂子见笑和见怪了,万一还被表哥知道, 万一再被其他亲戚们知道了,天那,何止一个天崩地裂,那就会像是看见了萨达姆去美国做总统了那般令人咋舌。

  不过话说回来,很多事就得去冒冒风险,人们不是常说嘛,风险越大收益越大,是吧,男子汉大丈夫,想得出就得做得到,是吧,区区一个表嫂子,我就止步不前了,那还算是个男人吗,如果就连这点勇气都没有,我以后还怎么去追求张柏芝呀。

  于是,又一个寂寞得让人只想要小便的晚上,我敲响隔壁表嫂子的房门,里面传来了表嫂的应答声,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没什么事,想找表嫂子聊聊天,表嫂开门 了,对着我笑了,那个笑容太妖媚了,那一刻,我终于知道叫做一笑倾城,再笑倾国”了,我呆了,看呆了,表嫂注意到了我的失态,她也没有说话,只是这么洋 溢着笑脸,任由我的目光将其捕捉,任由我的思绪将其污染,我知道我逃不掉了,我已经成为了一个俘虏,我的思想已经不再属于我,我的身体早就不听使唤,暴露 了我的一切欲望,表嫂看见了,当她低头的时候,她看见了,看得一清二楚,看得明明白白,看得她也呆住了,估计她没想到,她的一个笑容竟然让我如此反应剧 烈,她更没有想到,30岁的她在我眼里还是这么的迷人,这么的令人抓狂,我想,那一刻,表嫂应该是满足的,心理上的满足,我是不是还应该给她更大更全面的 满足的,不止是心理上,还要包括生理上的。

  我和表嫂相拥在了一起,在那么寂寞的不能再寂寞的夜晚,身旁的那只活猫亲眼目睹了这一切,它 似乎觉得很无聊,拖着尾巴走开了,我放开表嫂,看着她绯红的脸颊,心里一阵欲火焚烧,那叫一个强烈呀,你这儿有灭火器吗?”我问表嫂,表嫂愣住了,不知 道我什么意思,我笑笑说,我欲火太强,担心把屋子给烧了。”表嫂这次笑得更加妖媚了,我都快不认识她了,她是我的表嫂吗,那个平时都很正经的表嫂,我几 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也不相信自己的双手正搂着自己的表嫂,我觉得自己很畜生,我这样做怎么对得起表哥,不过感情的事情很难说的,如果控制得住,那还叫 做真情流露吗,于是,我将表哥的影子踢出了我的脑海,现在,我的眼里只有你,我亲爱的表嫂,你就是我的神,你就是我的灭火器。

其实,我们什么也没做,为什么呢,因为我还是觉得那样做不合适,毕竟我们还要住在一起的,我的理智在最后的关头挽救了我失足的灵魂,表嫂似乎有些意外,不过她也逐渐恢复了理智,一时之快实在是代价不小,我们都是成年人,都很清楚这一点。

  不过,你千万别以为表嫂的诱惑就此终止了,这才刚刚开始,从那次以后,只要是表哥不在家的日子,表嫂永远是衣衫单薄,薄得可以看得见里面的一切,我知道 这意味着什么,我是被允许了的,只是我们都没敢踏出那最后一步,其实,也是很简单的一步,也许是鬼门关,也许是天堂,也许只有进去之后才会明白。

也许,我今晚又要失眠了。

我是个正常的男人,所以,我知道一件事,如果我不马上搬出表哥家自己另找房子住,我和表嫂一定会出事,孤男寡女,这本来就是干柴和烈火的故事,更是潘金 莲和西门庆的故事。于是,表哥出差回来的第二天,我提出了这个建议,表嫂的反应倒是显得很镇静,反而是表哥立即提出了坚决的反对意见:这怎么行,你在这儿 住怎么了,干嘛非得出去另外花钱租房子,这事儿不必再说了。说完,表哥便去休息了,表嫂也跟了进去,留下我一人在那里左右为难,My God!我亲爱的表哥,你再这么挽留我,我会对不住你的。

  一周后,表哥又要出差了,听说这次又将是半个月的时间,天那,半个月呀,那对 我来说会是一场漫长的煎熬,要知道,表嫂是那么的性感撩人,那丰满的臀部,那结实的大腿,那挺拔的胸部,每一样都是魔鬼,都是道行很深的魔鬼,它会完全 的、彻底的、惨绝人寰的吞噬我的理智和伦理道德心,小生我自知修为甚浅,是绝对不可能再一次抵制住这样的诱惑,那我到底应该怎么办呢。好吧,我决定了,不 管了,我要先斩后奏,我决定要趁表哥不在家的时候,哼哼!哈哈哈哈,我自个儿搬出去住。

  搬家的时候表嫂子不在,因为我选择了在她出去买 菜的时候搬家,为什么呢,我怕看见她那双温柔似水的眼睛,那里面会充满着液体,一荡一荡的,那么的动人,那么的撩人,我甚至会将那液体联想为其他的一些东 西,不能再想下去了,因为我又有反应了,还很剧烈,也很明显,上次被表嫂子见证过了,这次却无意又被搬家工人见证了,他们惊讶了,他们停住了手中的活儿, 他们都盯着我的下半身,我都被他们看得有点不好意思了。突然,他们放下了手中的东西,纷纷往门外挪动身体,动作缓慢,脸上还挂着奇怪的笑容。

  也是似笑非笑,很别扭,我纳闷了,我不明白他们这是怎么了。不好意思,我们有事要先走了,就不帮您搬家了,再见!说完,他们滋遛!”一下全跑光了,留 下我一个人站在那里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似乎很害怕,他们到底在怕什么呀,我的长相不是那么恐怖吧。当我再次低头看到自己隆起的小帐篷的时候,我明 白了,终于明白了,我KAO,老子不是那种人,老子并非玻璃,老子绝对不会对着搬家工人硬起来的。哎,但是事实上,我确是当着搬家工人的面硬起来了,误会 呀,绝对的误会呀,My God!

  表嫂子买完菜回来的时候,她明白了一切,她似乎还有些伤心,不是伤心我要搬家,是因为我躲着她搬家。你就这么怕我吗,我能吃了你吗。表嫂子含泪低啜,肩膀一耸一耸的,胸部也随之一颤一颤的。哎!哭都哭得这么撩人欲火,真是尤物呀,真是尤物啊,真是尤物。

  没办法,那得去安慰一下,毕竟表嫂是因为我而哭的,当一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而流出液体的时候,那她不是深爱这个男人,就是深深怨恨这个男人,我搂住表嫂 的双肩,我们一起坐到了沙发上,表嫂将头轻轻地靠在了我肩膀上,任由那炙热的液体流遍我的全身,怎么这么多呀,都说女人是水做的,看来不假。

  表嫂,别哭了,留点液体吧,待会儿下面还需要呢。这是我说的话,就这么一句话,很简单的一句话,没想到,表嫂子就破涕为笑了,还娇嗔着轻捶了我一拳。

  你坏呀。我kao ,骨头都酥了。

  如果时间真的可以静止,我希望是静止在这一刻,这一刻,表嫂已经完全完整躺在了我面前,玲珑有致的身材,滑如绸缎的肌肤,我见过女人的身体,却不曾见过这般令人窒息的万千景象。

  不行!不行!我不能对不起表哥,这事如果让表哥知道了,还不是该天崩地裂了,但是,但是,我此刻如果放弃,我又会对不起面前的表嫂,她似乎是那么的期待,她似乎已经期待很久了。

  我的身体已经背叛了我的理智,已经将最原始的欲望表露无遗,表嫂看见了,也笑了,笑得眉目含情,笑得让我心旌动摇,我顿时感觉到整个屋子里像是弥漫 了***的味道,每一下的呼吸都让我更硬朗一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知道自己完了,阵地就要在今日沦陷了,为什么,为什么集结号还没有吹响,为什么没有人 给我撤退的指令,难道这是天意,注定我将彻底沦陷在这山峰和低谷之间,永世不得超生,那笑容像是吹响了冲锋的号角,我斗志盎然地冲向前沿阵地,用我的双手 去征服每一寸肌肤,而那一刻,我能够感觉到表嫂也在慢慢沦陷,那妖媚的眼神也逐渐迷茫起来,里面充斥了迷幻的味道。

  她收紧了脖子,将胸 部往前大幅度的挺起,她曲起了双腿,我的手指在继续游弋,一会儿在高峰之上,一会儿又在深渊之内,我的每一根神经都在跳动,我知道自己的欲望已经不可抑 制,我快要爆发了,而此时表嫂也开始有些痉挛起来,我能够感觉到她高潮将至,我感觉到一股炙热的气息,我目睹了一场剧烈的颤抖,我惊讶于女人那最后的几次 收缩,表嫂突然伸手挽住了我的脖子,将我拉入她的怀中,她的身体很烫很烫,她抱紧了我,用嘴咬住了我的肩膀处,很用力,很用力,很久,很久,直到身体的颤 抖稍息,直到她慢慢放松收紧的双腿,我发现她的双眼已经完全迷茫。

  知道这一次的结果吗,我是牺牲了自己的高潮,挽救了自己那将要沦陷的 伦理道德心,按照常规的定义,我并没有真正和表嫂发生那种关系,但是我却让她获取了想要的高潮,这样我的心里也会好过一些,尽管已经对不起表哥,但是我还 没有彻底地对不起他,我也没有辜负掉表嫂的一番盛情,这是我自以为是的一举两得,这是我亏待自己的一次经历。

  我错了,我知道自己错了,但是,我错在哪一步呢,是错在了开始,还是错在了结尾,你来告诉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